今天是: 2016年8月13日 星期三

清流县温郊乡旅游点梧地海会塔

2017年06月13日    字号:   

海会塔位于温郊乡梧地村。温郊乡梧地村距县城一百多华里,海拔1019米。这里山峦叠嶂,路隘林深,古木参天,遮天蔽日,常有虎豹潜藏,猿猴攀援,是盛产竹、木的地方。凡是过客游人到此,都得翻山越岭。人们赶集,最近的地方是明溪胡坊,也要走二十多里山路是清流县较偏僻的村庄。梧地原名“苏洋”。在清代顺治年间,只有寥寥数家,与包地毗邻。不久之后,人口增加,遂开拓土地,扩建房舍,变成了一个崭新的吾地。“吾地”是“吾李氏开辟之地”,故称。后因盛产梧桐,再改名为“梧地”至今。

相传,以前有个和尚住在苏洋(鲤鱼山)庙内,在锄地种菜时,挖得窖藏金银十余担。和尚自思出家为僧,斋戒念经,这许多钱财何处去用?又想到“财多招祸”,生命也有危险。翻来复去,难以入寐。最后,他想到有表弟李其羡,以农为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为人诚实,因此决定叫他去取。第二天清早,和尚到其羡家中,说明了真意。最后和尚说:  “我年纪老,将来登仙之后,你要给我做个塔,别无他  。”于是由老和尚领李其羡到庙内搬取金银。顷刻之间,李其羡成了富翁。不久,这位老和尚在庙内逝世了。李其羡履行诺言,将和尚尸体火化,用石奄装入塔。又捐献祭田三十余亩,供祭祀之用。每年七月中元节,还设坛建醮,普度孤魂,以慰幽灵。世代相传,直至解放前夕。

李其羡儿子昌贤,是名监生,袭父遗产,认为木塔易损,便改为石塔,请来石工,上山打石,全用石条构筑。昌贤朝夕亲临现场督建,时值乾隆盛世,历时八载,费金三千余元,始告竣工。当塔建到第四层时,石工技师生病身故,第五层则另换匠工,用砖木草率盖成。塔高十六米。现在顶层略有倾毁。海会塔由木建改为石建,是在乾隆壬戍岁(1742年)。改建后,塔的基层两旁有石阶十四级,直达塔后,进入塔中恰为第二层。上书“海会塔”三个大字。登塔眺望,梧地村落尽收眼底。

塔的右方有一座木瓦结构的屋桥,名为“西湖桥”。画栋雕梁,古色古香。一涧清泉潺潺流出,逶迤通向芹口。前面是一片宽广平旷的绿野、良田,四周风景,美不胜收。果树成林,房前屋后,郁郁葱葱。溪涧纵横,水清泉冽。自来水管交错,家家饮水方便,洁胜城市一筹。走进西湖桥,便有阵阵凉风袭来。在盛夏的日子,尤其让人倍感舒畅。人们闲暇时就喜欢到桥上坐坐,走走棋,打打扑克,抽抽烟,聊聊往事。桥下偶尔也有人垂钓。水面偶尔漂着几只鸭子,悠哉悠哉。到了节日,西湖桥更显热闹。人们往西湖桥走去。唱山歌、哼着小调、捉迷藏、猜谜,各种活动就在这里开展。大人也好,小孩也好,都喜欢把点燃的鞭炮扔在水中,看鞭炮砸出一串串老高的水花。有耍把戏的人,把猴子带来这里,让猴子跑到树上嬉戏,演出各种节目。小孩子给猴子扔糖果或饼干、地瓜干让猴子吃得津津有味。左前方矗立着梧地小学,朗朗书声与漉漉清泉相和唱。右前方李氏宗祠,古雅恢宏。据村中长老说:“过去塔的左右山岗上,古木参天,盛暑炎夏,虽在田间劳动汗流浃背,一到西湖桥上,数阵清风,烦暑全消,真有羽化登仙之乐”。惜在十年动乱时期,将古树砍伐许多,现在仅剩稀疏数株,与古塔两相照映。塔的周围还有三个湖,湖光柳影相映成趣。这里聚集的湖水,来自远山深坑的二条小溪的积的湖水,缓缓的流到水尾外的一片片梯田、浇灌着100多库粮田。以塔、湖、桥组成的是优美的。一幅秀丽的山水画。犹如一首激昂的散文诗。尽管历经多少风风雨雨,人们不敢轻易在这里动土,风水宝地至今风貌犹存。

清代翰林史官粤西陈齐绅,在石塔建成后,曾到梧地旅,在欣赏石塔之余,作诗一首,以纪盛况,并列于下:

由来誉望重龙门,绍辑箕裘倍可尊。

千丈黄金铺法地,五层宝塔痊幽魂。

鸟峰无顶月常照,福海有波日始暾,

百尺危楼闲品第,德金聚处是吾村。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