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门户|加入收藏加入收藏

嵩口龙舟赛

发布时间: 2011年09月03日     浏览量:{{ pvCount }}      【字号:   

龙舟竞渡_副本

  嵩口地处本县的中部,是本县南北水陆交通的要道。这里水网密布,是龙津河和嵩溪河的交汇处,因而水量充足,河面宽阔,水流平缓,是龙舟竞渡的理想场所。

  嵩口的龙舟赛,由未已久,可以说自有嵩口的历史以来,就始有龙舟赛,明清以来此项活动就更盛行。以前嵩口的上坪和下坪各有两艘龙舟。龙舟没有固定的队员,竞赛时也没有统一着装,更没有制定竞赛规则,家家户户都有划桨,竞赛时只要拿上划桨,待龙舟坐满人后就可开赛。

  在以前的年代里,龙舟是农历五月初二下水,十五上岸回栖所。初二杀鸡祭过神龙舟下水后,比赛就时续时断地进行,比赛内容和程序都很简单,只是在河中间放上几只鸭子,比赛开始后,几艘龙舟就争先恐后划向河中问争抢鸭子,哪艘龙舟抢的鸭子多,那艘龙舟就取得了胜利。鸭子也就自然成了战利品。

  十五日,龙舟上岸回栖所。老街上己摆满桌凳,为庆祝龙舟上岸,按本村乡俗约定,凡年度内建新房、结婚、生孩子、做寿和有其他重大喜事的人家都要献上水酒四壶(生女和嫁女户两壶),供众人饮用。这样的酒席见者有份,来者不拒,路过的客人亦可同享。当龙舟上岸后,沿途的鞭炮声不断响起,直至龙舟到栖所才停止。

  十五的傍晚还要送瘟神,据说龙舟竞渡时,龙神就把瘟神赶在一起,送瘟神就是把这些被赶到一块的瘟神送走,以保本土村民平安吉祥、万事顺意。送瘟神前先做好两只近三米长的纸船(上坪、下坪各一只),每家每户都放些香烛鞭炮,再象征性地剪些鸡毛、鸭毛、猪毛、狗毛或是兔毛,包好后放在纸船内。傍晚时分分别用两条小船把纸船载走。在水运途中,岸边的村民一边敲锣、一边发出“嚯!”“嚯!”的驱赶声,待纸船载至百石滩(嵩口村民谓其为“水口”)时再把纸船分放在两条旧竹筏上或两块木板上,然后点着纸船内的蜡烛,河水就把纸船漂走,随着水浪的起伏,烛火点了一段时间后自然把鞭炮点燃、最后把纸船点燃,焚烧后的纸灰便随着河水漂走了。

  嵩口的龙舟赛,自有龙舟赛史以来已举办过多次,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的一次洪水将上、下坪的龙舟冲走后,竞赛才中断,1992年后又恢复举办

  自改革开放后,嵩口镇的经济和社会事业得到了全面的复苏和发展,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喜人景象,市场经济的繁荣,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使人们对恢复举办中断多年的龙舟赛表示关切。龙舟协会的成立,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拥护,群众对此举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二是恢复举办龙舟赛,龙舟协会所面临的困难多,工作量大,而有些工作又必须提前做好,正如兵书所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更好地举办这年的龙舟赛,龙舟协会筹委会提早开始运作,筹委会主要完成两大任务:一是重造新的龙舟,新龙舟长22米,宽2米,为此,下和伐木场慷慨捐助能造四艘龙舟的又大、叉长、又直的杉原木;二是向各单位和个人及社会各界募集比赛期间的活动经费,因此在年龙舟赛前就己募集到相当大一笔款项。恢复举办龙舟赛是嵩口走向外面,让外面了解嵩口的极好时机,也是嵩口塑造自我形象的良好契机,因此,龙舟协会的成立受到嵩口镇党委和政府的关注和支持。农历四月,龙舟协会召开几次座谈会,商讨比赛的有关事宜。下设的宣传组、保卫组、竞赛组(含裁判组)、后助组(含医疗组)等都是由相关单位的有关人员组成,如保卫组是由嵩口派出所租嵩口村民兵营组成,他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但又相互协作,以确保比赛顺利进行,取得成功。

  龙舟赛参赛队特多,有嵩口村的四个队、梓材村队、围埔村队、嵩口术材采购站队、嵩口竹木经销公司和建筑公司联合组队、氨厂(含电化厂)队等共九个队参加,每队21(含领队、司鼓和掌舵各1),参赛队之多,人数之众,在嵩口的龙舟竞赛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五月初九,龙舟祭过神后下水,各参赛队按龙舟协会的安排利用初九至十二日这四天进行赛前练习,以协调动作,熟悉赛区水域情况。

  五月十三日逢墟天(以后按县统一安排,每逢农历四、九为墟天),上午要进行游行活动和开幕式。上午八时,参加游行的全体人员在嵩口电站的蓝球场上集中,八时半游行活动开始。四个中学生扛着赛牌走在队伍最前面,紧接其后的是由部分中、小学生组成的彩旗队,然后就是中、小学生的洋鼓队和腰鼓队,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是按队别分别着红、兰、黄、白等四色的太阳帽和运动服的龙舟队员,每一支参赛队都由一名女学生擎着队牌在前面引导,就像体育运动会运动员的人场式一样,既隆重又热闹。游行队伍雄纠纠、气昂昂行进在大街上,威武雄壮,着实令观众刮目相看。游行队伍走到钢索桥头后,举行了简短的开幕式。之后,龙舟赛便正式开始。

  比赛是在嵩口村边的河段上进行,起点是钢索桥下游的百石滩,终点在上坪的水岭头,逆水而上,全程距离约两千米。比赛先采用淘汰制,然后再采用循环制,每场比赛分两队进行,比赛结果取前三名,分别发给数额不等的奖金,未获名次的参赛队也发给一定数量的纪念品。

  比赛场地早已人声鼎沸,赛场也进行了精心布置。在河的左侧,沿赛程的河岸上和沙滩上错落有致地插着数十面各种颜色的彩旗,迎风猎猎、增添了比赛的气氛;河的右侧是居住区,自钢索桥至上坪终点处两侧的河岸上,除摆上桌子和几条长靠背凳作为来宾席外,凡能站人的地方都密密匝匝的站满了厚厚的一层人群,嵩口村几为万人空巷。钢索桥上本是观看龙舟赛的最佳场所,这里视野开阔,毫无遮拦,可以观赏每场比赛的全过程,但为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保卫组早已派民警把守着人口处,观众一个也不许进入。观众们顶着炎炎烈日。冒着酷暑,一边谈笑风生。一边翘首企盼着比赛的开始。

  比赛开始后,参加这一场比赛的两个队都非常精明避开主流道激流的冲击,分别沿两岸的水路破浪前进。站在船头的领队不断挥舞着两臂坚定有力地指挥着队员们的动作,队员们在鼓手“咚!…‘咚!”有节奏的鼓点声中发出“嗨!”“嗨!”的呐喊声,借以壮胆助威,手中的划桨在一声声的呐喊声中紧张有序地划着河水,“哗!…哗!”齐刷刷的划水声清脆入耳,船尾掌舵的不紧不慢地操着舵把,随时调整着龙舟前进的航向。两艘龙舟在队员们齐心协力的努力下,快速地向终点疾进。当龙舟抵近滩尾时,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己方人员就点着鞭炮,迎接本队龙舟的到来,同时提醒队员后面的一段赛程将更为艰巨,鼓励队员们鼓足后劲、奋勇争先。

  其实早在赛前几小时,嵩口电站就已将闸门关闭,但从发电机房流出的河水还是在水岭头以下河段形成一段长约四、五百米的激流险滩,当龙舟划到此河段时,汹涌的浪涛拍击着船头,溅起无数的浪花,激流冲刷着船身,增大了龙舟前进的阻力。这时两艘龙舟上的鼓点声也在不断加紧加快。激流勇进,搏击浪涛,方显男儿本色。比赛总是有输赢的,在队员们奋力拼搏下,终于有一艘龙舟抢先到达了终点。此时终点处同时响起了鞭炮声,以祝贺这个队取得了此回合的胜利。这样的比赛一直进行到下午。

  五月十四日进行决赛,经过上午和下午的循环淘汰,最后由嵩口村的一个队(即上坪队)和梓材村队进行冠亚军的争夺赛,比赛将于下午四时进行。观众仍是人山人海,观众们以极大的兴趣和热情来观赏这场将是异常精彩的“龙虎斗”。

  在水岭头的左侧,有一呈半月形近百米长的河汊,出口处便是前面提到的激流险滩,这里暂且称河汊为“半月汊 ”吧。这里水势较较为平缓,水量和宽度足够一艘龙舟进出,按理龙舟如能拐进“半月汊 ”,可以避开激流的冲击,能较快、较轻松地到达终点,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奇怪的是,比赛至今还从未有哪一个队能利用这条水道,也许还不到时候.兴许是个秘密吧。

  下午四时许。龙舟赛决赛的这两支劲旅出现在百石滩前,上坪队在左侧,梓材队在右侧。决赛开始后,他们果然身手不凡,挥动划桨划水的速度快而有序,紧张而不乱。两艘龙舟齐头并进,就像两支离弦之箭飞速向前,一会儿几乎同时穿过钢索桥,俄顷又几乎同时来到滩尾,真是棋逢对手,难分高下。他们的出色表演,博得观众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许多观众还为他们喝彩加油。进入滩头这段水路后,决赛已到最后关头,双方队员都使出浑身解数。拼出全力争夺第一,成功在此一举。竞争已达白热化,但鹿死谁手,现在还难以定论,这是一场力量与智慧的较量,两强相遇智者胜。

  五日十五日,龙舟上岸,老街的鞭炮连绵不断,弥漫在街道上空的硝烟经久不散。中午在街道上摆满了桌凳,办过喜事的人家照例献上水酒,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人们在欢声笑语中同饮美酒,共进午餐。傍晚依惯例送“瘟神”。

  嵩口的龙舟赛,历经磨砺,久办不衰.是嵩口人民喜闻乐见的一项传统活动,也是嵩口群众自发组织的群众体育娱乐活动。龙舟赛的举办,对于丰富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发展群众体育活动以及净化社会风气都起着良好的促进作用。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