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门户|加入收藏加入收藏

回忆瑞金游击支队在清流的战斗

发布时间: 2013年03月01日     浏览量:{{ pvCount }}      【字号:   

  刘家祁 /文

  一、瑞金游击支队的建立的基本情况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全国工农兵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胜利召开。这次大会宣布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为了发展扩大中央苏区,巩固苏维埃政权,中央指示各地苏维埃政府,要大力支持扩大发展革命根据地,开展边区游击斗争,配合工农红军作战,打击敌人。因此,于一九三一年底,中共瑞金县委书记邓小平根据毛泽东同志“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和关于波浪式发展苏维埃政权的战略思想,决定组织瑞金游击支队,支援边区游击斗争,扩大根据地。这时,瑞金区、乡苏维埃政府全面建成并在不断地完善和巩固,各区游击队也完成了消灭白色据点敌人的任务,因此,精干的游击队员自然成为这支队伍主要力量。瑞金革命群众革命积极性很高,一经动员,纷纷报名参加,经过挑选,计一百一十余人,组成了瑞金游击支队并配有长短枪九十余支,任命刘启明同志(湖南人)为队长,赖士晃同志为政委。游击支队建立后,于一九三二年初开赴福建省宁化、清流等县配合当地的游击队开展游击斗争,巩固老区和发展新区的工作,建立和巩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

  一九三二年八月,根据边区工作开展的特点,为了更好地开展宣传,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和筹款等工作,中共瑞金县委决定,增加游击支队的力量,组织游击支队工作团,配合游击支队边战斗边组织地方政权的工作。县委当时抽调了赖仕晃、朱成章、刘风程、范步辉、刘家祁等同志为游击支队工作团成员,并决定由游击支队政委赖仕晃同志兼任游击支队工作团团长。工作团成立后,迅速奔赴福建宁化、清流与游击支队一起开展革命斗争工作。我作为工作团成员之一,于一九三二年八月参加了瑞金游击支队在清流、宁化的游击战争。我们工作团与游击支队一起,在清流战斗了八、九个月,于一九三三年四月间,为扩大一百万红军,瑞金游击支队全体同志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二军,工作团的同志转瑞金县委另行分配工作。

  二、第一次在清流县城的战斗

  当时,清流县城仍被国民党反动派福建省地方军阀卢兴邦占领。他有十几个团的兵力,势力范围占据闽中十几个县。为牵制敌人,配合主力红军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收复清流县城,宁(化)清(流)归(化)军分区司令员杨寿山调集闽西东南、东北游击队和清流、宁化等县地方武装,决定攻打守城之敌。

  那时守城之敌有卢兴邦部的张兴隆三0七团和三0九团二千左右兵力,另有地方反动靖卫团、大刀会、童子兵等二千余武装力量。敌人在县城内外设有防守工事,在东、南、西、北每一城门设有军事据点,每个据点有几挺重机枪把守。

  战斗开始前,我瑞金游击支队组织了一个有二十余人的小分队(包括当地干部),深夜化妆潜入县城的北门坪背,探听敌人的情况,得知靖卫团、大刀会、童子兵这些反动武装均设在县城外围距城十来里路的地方。

  这次战斗,我们的兵力只有一千余人。战斗部署瑞金游击支队和部分清流县地方武装二百余兵力攻击北门之敌;清流、宁化地方武装二百余兵力攻击西门之敌;东南游击队杨明才和东北游击队李魁元队长带领五百余兵力攻击南门之敌。战斗于九月下旬的一天早晨五时左右首先在南门打响,尔后各路部队相继发起了攻击。战斗打得相当激烈,经过几个小时激战,发动了三、四次的冲锋,因敌人枪弹精良,火力很强,无法攻入县城。

  战斗持续到上午,敌驻防在城外的靖卫团、大刀会、童子兵又赶到县城,首先攻击我瑞金游击支队阵地。致使我瑞金游击支队腹背后敌,情况万分危急。军区杨司令员根据战斗情况,即命令我瑞金游击支队撤出阵地。我游击支队撤出后,其他部队也撤出了阵地。

  我们撤出后不到十天,因这时我红军主力在第四次“围剿”中连续取得了几次战斗的胜利,红军部分主力又转到福建建宁、泰宁等地敌人比较薄弱的地方打击敌人。卢兴邦深怕遭遇红军主力部队的攻击,即令张兴隆部撤出了清流县城。这时,我们得到宁清归军分区指示:瑞金游击支队和独立七师再次进攻清流县城。战斗打响后,反动武装靖卫团、大刀会、童子兵纷纷逃离清流县城,我瑞金游击支队和独立七师终于占领了清流县城。瑞金游击支队入城时,清流的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一同进入县城,开展苏维埃政府工作。

  瑞金游击队驻扎在城内的西门直街,负责县城的西、北门的防守,并配合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党政领导人林圣才、王兴旺等同志积极开展宣传工作和社会调查等活动,为恢复和巩固清流各级苏维埃政权做了大量工作。此外,我们还配合县属机关工作人员,经常到田源乡、田口等地开展秘密区域活动。

  三、在田源的一次突围战斗

  一九三二年十月,我瑞金游击支队全体同志和清流县苏维埃政府部分工作人员到田源、田口开展工作,驻扎在田源大路边公爹山下黄奎文的房子里(现在修公路把房子拆了)。

  一九三三年一月,卢兴邦乘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向我闽西共区进攻之机,就发动和组织田口等地的靖卫团、大刀会、童子兵等一千余人武装向我游击队发动攻击,并于一月二十日凌晨包围了我瑞金游击支队,妄想消灭我们。这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当时我们还在睡梦之中,忽听哨所的枪声,全体队员立即起床。此时敌人已经到我们驻地的门口不远处。在这危急的情况下,支队长刘启明立即命令:第一分队从正门冲击出去,第二分队从左侧小门冲击出去,第三分队二个班(其中有一个班在军事哨所)跟随一、二分队二路冲锋出去。支队长带第一分队,政委带领第二分队。我在第一分队。我们冲出去一看,敌人已到门前,我们立即上好刺刀。只见冲前头的敌人童子兵个个手持长矛、大刀、木棍。阵势最前的是所谓师父打扮得奇里古怪,头上包一块红布,胸前衣服拉开,胸部贴着有红、蓝、青、黄、白纸画的乱七八糟的鬼符,手持长矛,直向前冲杀。早听过童子兵刀枪不入的传闻,开始我们心里真有些害怕,但已近战,怕也不成了。只得个个手持刺刀与其拼杀,我们有一个冲在最前面的战士首先与“师父”交战,就象古代战场一样,只见他两下功夫就把”师父“的长矛缴了,接着拳脚并用,经几个回合,就把他撂倒在地,又是一番拳脚,“师父”一命呜呼。一打死“师父”,彻底揭穿了童子兵刀枪不入的谎言,其他童子兵个个不战而逃。第二批冲杀上来的是大刀会反支武装,只见这些人全部身穿黑衣,手持大刀、长矛、哇哇大叫、喊杀连天,这时,我们开始扣动板机开枪射击,冲在最前面手持大刀的头领先被打死了。此后,没有拼杀多久,敌人再次败阵。等到敌人最后围攻的靖卫团匆匆赶到,我游击支队第三分队二个班的战士已经在我们驻地右边登上山头占领了高地,并向敌人猛烈射击,此后没战多久,敌人落荒而逃。

  这次突围战,只经过一个多小时,打败了敌人的围攻,共打死打伤敌人二十余人,缴获大刀、长矛十多把。我游击支队牺牲了一个同志,四个同志受伤。

  敌人退败后,我们支队同志返回原驻地,吃完早饭后找来干部交待了工作后,尔后开回清流县城。

  四、清流县城的失守

  苏维埃政府占领清流县城后,积极开展苏维埃的各项工作,而国民党反动派痛恨不已,千方百计妄想消灭我游击队和苏维埃政府。这时,蒋介石正在对我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并任命蔡廷锴为左路总指挥。一九三三年二月,蔡廷锴命令卢兴邦攻打清流县城,“围剿”我清流县苏维埃政府和地方游击队。卢兴邦根据蔡廷锴之指令,派张兴隆攻打我清流县城,同时还纠集地方反动武装共计二千余兵力前来围攻。

  这时,县城只有我瑞金游击支队和苏维埃政府独立营纠察队共计三百左右武装守城。

  二月中旬的一天,天还未亮,敌人二千多人就把县城包围得水泄不通,天一亮时就向县城发起攻击。我们游击支队第一分队在北门,第二分队在西门,第三分队和县独立营纠察队及机关工作人员在东门阻击敌人。敌人攻击县城主要从东、西、北门向我攻击。虽然我方力量太少,敌我悬殊过大,但也坚持了几个小时的战斗。激战到上午,敌人集中兵力猛烈向我东门进攻。因敌人火力太猛,县城难以死守。在这种情况下,我游击支队向独立营杨光辉和党政领导林圣才、王兴旺请示同意,迅速掩护清流县党政机关人员从南门撤退,随后游击支队各分队及县武装纠察队也从南门突围撤出了守城阵地。清流县城又被敌人占领。

  同年三月,中央军委指示,在反“围剿”中要对地方反动势力进行打击,并要求收复清流县城。为此,中央派中央红军学校模范团配合当地游击队再次攻击清流县城。当时,中央红军学校模范团团长是龚楚同志,政委县伍修权同志,这次战斗是叶剑英同志负责总指挥。

  这次攻击清流县城调集了闽西的东南、东北游击队,加上我们瑞金游周队共计二千余武装。守城之敌是张兴隆部的二0七、二0九团和地方反动武装共计四千余人,张兴隆旅二个团,武装比较精良,火力布防很强,有坚固的防守工事。

  根据敌人兵力和清流县城地势情况,我军分为三路向守城之敌攻击:一路是闽西东南、东北游击队和中央红军学校模范团,还有我游击支队一个分队共计一千余人,攻击南门守敌,这是主攻部队;一路是部分闽西、东南、东北游击队和清流、宁化独立营共计五百余兵力,攻击西门守敌;一路是瑞金游击支队二个分队和清流独立营武装及县机关工作人员共四百左右人,攻击北门守城之敌。凌晨四点钟左右,各部队都进入了阵地。我们进入阵地,就被守城之敌发现,敌人就向我发起阻击。战斗先在南门打响,接着西门、北门之敌也向我发起阻击。各部战斗打响后,整个县城硝烟弥漫。战斗打得很激烈,我部发起几次冲锋,都被敌人阻击回来。从凌晨四时至中午战斗仍未取胜。

  这次战斗,由于敌人兵力、火力都很强,加上我军在指挥上也有些左的冒险行动,缺乏调查研究,硬碰硬打,伤亡不少。在无法攻克的情况下,指挥部只得指示各部要坚持战斗,到傍晚,部队有计划地转移。我瑞金游击队在傍晚就撤离了阵地。撤到离县城十几华里的地方——黄地。我们在黄地休整了四、五天,而后随部队到宁化县去了。这次战斗也未取胜,没有收复清流县城。

  五、在田口圩、田口渡口的一次打土豪斗争

  一九三二年十月,我瑞金游击支队配合清流县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到田源、田口等地开展区域活动。这时的田源、田口仍被敌人占领,苏维埃地方政府转到秘密活动。我们到时,在田源、田口一带都驻有卢兴邦的一些兵力,还有靖卫团、大刀会、童子兵等反动武装驻守。不过卢兴邦的部队没有常驻,只是在这一带地区流动性短暂的驻防。

  我们这次去的任务主要是:一是探知敌情;二是发动群众,告知我们苏维埃政府还存在,动员群众赶走敌人,建立和巩固苏维埃地方政权;三是打土豪筹款,解决县苏维埃政府和游击队的经费问题。

  在敌占区(即白区)打土豪,办法主要是抓到土豪罚他们的钱。把钱搞到手,就把土豪放回去。

  十一月的一天,那天正逢田口圩日,市场生意买卖、赌博、吃大烟的人很多,显得异常热闹。我们扮装成本地老百姓的样子,手提篮子,肩扛扁担等进到集市,记得当时我和游击队员刘风程扮装成当地女青年,朱成章、范步辉扮装成当地青年男人,就象两对新婚夫妇的模样,混进了群众之中去赶圩。我们一进入田口圩,就与田口圩的干部在九龙庙接上了头,研究了办法,并根据田口圩大部分出入都必须过渡船入圩的特殊情况,决定在渡船上巧取土豪。这时,我们分成两组,我和朱成章、范步辉、刘风程等四人负责占领渡口、渡船,其他同志在圩上鸣枪。我们四个同志一到渡口,圩上的同志就打响了枪。枪声一响,赶圩的人群顿时混乱,群众纷纷逃往渡口(包括土豪劣绅)。当人群要上船时,我们四人抢先上了渡船,分别站在船的两头。船乘满人后,即往对岸开去。当船开到河中心时,我们四人都拿出手枪,向天空放了几枪,命令船上的人不准动,不准跳水,若谁要跳水就开枪打死谁。由于这是突然行动,加上河深水急,没有一个人跳水。我们一边命令船夫把船撑回去,一边向船上的人群宣传,告诉他们我们是游击队,与红军一样,是打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保护工农利益的,我们是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我们要向土豪劣绅要钱,资助红军的革命战争。通过宣传,广大群众对我们的目的有了理解,也就不害怕了。而真正的土豪劣绅就吓得要命,惊恐万丈,害怕我们杀掉他。到了岸边,经本地干部确认,把他们熟悉的土豪劣绅抓了起来,其他群众也立即离开渡口回家去。当时抓到六个土豪,其中男四人、女二人(土豪婆子),我们从这些土豪身上搜到了金条、金戒子共计有壹斤多,还有不少银洋、银毫。搜查完后,再押到老百姓家里,询问其家庭地址、姓名、家庭情况等。讯问后,要他自己提出熟悉的关系人,去他们家里报信,并写好信送去他家里,将罚他们的钱如数带来。结果,这些人都按我们的要求带来了银洋,把人赎了回去。这次在田口圩打土豪罚得的银洋就有叁仟多元。

  二00一年七月

  注:作者刘家祁,江西瑞金人,中共党员,生于1913年,1929年参加革命。苏区时期,曾任瑞金黄柏等少共区委书记,少共县委巡视员,中央党校学员,九军团三师工作团成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后在湖南受伤。1937年春回瑞金,同年任黄柏地下区委书记等职,一直坚持革命到瑞金解放。解放后做公安工作,任过赣南公安处秘书,瑞金县人事监察局长等职。该同志享受副地级政法生活待遇。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