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门户|加入收藏加入收藏

【主要战斗】长校马芜岭战斗

发布时间: 2010年12月07日     浏览量:{{ pvCount }}      【字号:   

  

  马芜岭现称新江坊,解放初期属清流县灵地区堡里乡管辖,现在是长校镇治下的一个自然村。这里曾经是清流县最臭名昭著的悍匪、恶霸“南霸天”江雄生长期苦心经营的老巢。1950年2月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八十七师二六一团一营一部和清流县中队奉命进入这一地区剿匪,先后解放了包括马芜岭在内的长校各个村落,建立起乡人民政府。在此期间,乡公所和部队驻地都选在了马芜岭原先江雄生盘踞的“江公馆”,给了江匪迎头一击。但是,和所有的反动派一样,穷凶极恶的江雄生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他不仅没有意识到

  自身末日的来临,唯一的出路只有放下武器,向人民自首赎罪,反而变本加利地纠集各地股匪,疯狂地与我人民政府和剿匪部队对抗,进行垂死挣扎。1950年4月20日,经过精心的组织和严密的策划,江匪策动了连城罗祖儒、肖铳子和长汀的卢新义等8股土匪向我灵地区公所发动突然袭击,引离我驻马芜岭的剿匪部队一个主力排前往灵地增援,而江匪则亲率所部380余匪众,携带轻重机枪等武器偷袭我军马芜岭驻地,妄图趁我驻地防御力量空虚之际血洗马芜岭,全歼我留守部队,实施血腥报复。21日凌晨,我军驻地马芜岭正逢大雨,周边一片浓雾弥漫。在大雨和浓雾的掩蔽下,江匪悄悄地摸至我驻地周边,将我包围。此时,正是我驻军早饭之际,留守驻地的我县中队及驻军几个病号共30余人正准备开饭。突然,警惕的哨兵发现了敌情,立即喝令对方“站住!”令声未落,敌人已举起了驳壳枪对我哨兵“砰、砰、砰”连开三枪,几乎与此同时,埋伏在东、西两面山上的土匪机枪、步枪也响了起来,向我疯狂扫射,顿时枪声大作。枪声就是命令。紧急时刻,奉命留守指挥的驻军彭排长临危不乱,沉着应对,冷静地指挥大家对敌抗击。他命令一班立即关闭乡公所内大门,除分2名战士集中看押人犯之外,其他战士进入下厅碉堡封锁西面来犯之敌;命令二班上楼,以房屋为掩体,凭窗四面打击敌人;命令三班进入楼下东北角碉堡,封锁东、北两面敌人的进攻;同时还要求大家既要英勇作战,坚决消灭来犯之敌,又要注意节约子弹,以利长时坚守待援。而时任乡长的李荣鹏和县中队长陈建辉则乘机用电话分别向县委和主力部队汇报求援,只是正要通话之际,电话线被敌切断,汇报求援未果。战斗正在紧张激烈地进行着。指挥西面匪徒向我进攻的是江匪的得力干将、号称其手下“四大金刚”之首的匪中队长江仰青。由于立功心切,此时他正平端着一挺轻机枪一边扫射一边带着一群罗喽不顾死活地向我阵地冲来,结果被我战士集中火力击毙。江仰青的死,一方面大大地激发了我方将士的战斗士气,另一方面又有力地震慑了敌人,使其一时胆战心惊,暂时停止了进攻。西面的枪声渐渐地稀疏下来。与此同时,东面和南面的战斗却越发激烈起来。指挥东面匪徒进攻的匪大队长江振东一面命令匪众向我疯狂扫射,一面妄图利用松林的掩护,悄悄地向我军驻地逼近,结果被我军战士发现,一枪击中其左肩部,使其身受重伤;而另一匪首谢春园正在指挥南面匪徒向我疯狂进攻之际,也被我战士集中火力打伤,不得已丢下机枪,仓皇逃命而去。眼见手下的得力干将死的死、伤的伤,气极败坏的江雄生就象一个输光了的赌徒,红着双眼,一边咆哮咒骂匪徒们草包无用,一面急命匪众将所带炸药全部搬出来,妄图孤注一掷,将我军围困至晚上,再伺机用炸药炸平乡公所,炸死我全部驻守人员。我军将士很快识破江匪的阴谋,立即使用掷弹筒瞄准江匪指挥所发射。炮弹的爆炸将江匪及其部下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慌忙转移。就在此时,前一日下午出发增援灵地区公所的我驻军一个排的兵力,因得到群众报告,获知驻地遭匪围困消息已全速返回救援。救援部队刚刚进入马芜岭地界,指挥员即令炮手向匪徒阵地发射六O炮弹,同时立即抢占山头,与留守部队两路夹击敌人。受我前后夹击的江雄生匪众,立马溃不成军,四散向山林深处逃窜。马芜岭战斗,是清流剿匪斗争期间一次规模较大的战斗。在这次战斗中,我军在遭遇匪众有组织有预谋的突袭面前能够团结一心,沉着应对,以少胜多,充分地显示了我人民军队的强大威力。这次战斗的胜利,一方面挫败了江雄生妄图摧毁我新生的人民政权和人民武装的阴谋,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另一方面又为清流剿匪斗争提供了主力部队与地方武装优势互补、互相配合的有益经验,促进了清流地方武装的发展;同时,这次战斗胜利,还进一步震慑了其他股匪,打击了匪徒的嚣张气焰,促使匪众的分化瓦解,使一批匪徒从历史的潮流和趋势中醒悟过来,选择了自新赎罪的道路,加速了清流匪患的剪除。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